乌河之众

可私敲勾搭聊天随意。

©乌河之众
Powered by LOFTER

声明

我是《音乐》和《雨天》的作者,现在圈名叫鸦淋,岛一的时候叫七君,但请不要像以前的熟人一样叫我以前的名字。我说过等本子完售了会公开文稿,现在本子还在卖,自己都没发过的文倒是被你抄去了。如果把调色盘拿出来的话就等于几乎公开全文,所以你这样让我很困扰。《悲鸣之街》原本是英伦家族历史向的文被你硬是写成了和史实都完全对不上号的米英,岂不是让人很难过?

再说说为什么你的声明会让我和其他人看了以后更加生气,主要是为什么我们不相信你。

首先布景已经写了,标题本身已经很相似了,姑且说这是个巧合。《伦敦雨》的第一句话和《雨天》一字不差,姑且说这是学姐告诉你的。《Old Memory》基本是《悲鸣》的复制粘贴,原文两万多字你摘抄了一千多,《音乐》全文一万多各种桥段你也用了不少,尤其是呼应标题的关键剧情已经和原文很相似了。如果这都是你同学的建议,而你没看过这些文,我倒是觉得可以夸一夸你的同学,没有拿着书念居然能给你具体建议出这么准确的文字。但我不太相信有这么个同学教你怎么抄,所以觉得你是读过的,很可能还对着敲进了电脑里,但是在声明道歉的时候绝不承认。

我不管你的意图是大事化小蒙混过关还是给自己找借口图个心安,这不叫诚意,没有任何诚意,简直在质疑原作者的智商,你的声明把我惹毛了第二次。当然你可以继续解释你是怎么在同学的帮助下没看过文还能抄的,如果能解释明白这一点就是错怪你。但是啊,就算你能把同学搬出来,(1)不管是什么媒介的文段知不知道作者都不能抄,(2)你同学逐字逐句让你把别人写的东西加进去当成自己的,那她至少也是个共犯,(3)你可以问一句或者翻几页查一下的但是你没有。

现在是你要道歉,就算扯上别人你的责任也不会变,所以也请不要说什么给你一次机会,这个声明本来就是你的机会。请不要一边偷工减料一边让人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们不是让你重新写一篇原创文表明自己不抄了,也不能真的证明你以后不抄了,真诚的道歉姿势应该是现在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能够承认,并且愿意负责。课外小辅导,下次写检讨别再说不会写了。

新的声明我刚刚看了,比第一次稍微像样了一点。

话说回来如果真的中意我们写的文,请通过正当途径支持我们,因为每位staff都很努力。这是岛先生的通贩链接,库存充足,欢迎购买:戳这里!


俯瞰症:

说实话,这是我见到的少有的如此不诚恳的抄袭道歉公告。

首先因为您“不知道原作名字”,所以友好提醒您一下,能够明确被您抄袭并且已经做出调色盘的三篇文章的名字为《悲鸣之街》、《黎明三十三点音乐》与《不列颠雨天》,还有一篇因为剧情相似疑似被擦边球劣化改编的文名为《伦敦桥》。顺便您抄袭悲鸣之街写出来的那篇米英名为Old Memory,帮您补上。

既然您不知道原作名字,关于你是如何写出题目如此相近的“凌晨三点半告白”与“伦敦雨天”这一点,我个人非常感兴趣。

另外,我不知道您是对抄袭与借鉴这两个名词拥有怎样的误解,我个人实在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在整篇文都是原句照抄的情况下您为什么还能首先将这种行为称呼为“借鉴”,然后才说是抄袭。

以及,目前岛三与岛一岛二的三刷还在通贩之中,我的《悲鸣之街》曾经进行过短暂的公开,但《黎明三十三点音乐》与《不列颠雨天》都没有。还没完售就被没有买过本的读者用抄袭的方式公开,作为staff的一员还是挺伤心的。

随手附上岛先生的通贩地址
请大家支持岛先生!(

(另外还有一句。我是不太懂为什么几乎我每次被抄抄袭的一方都能扯出朋友或者同学做挡箭牌。真是中国好亲友。


孤寡老人二人組_三木:

非常抱歉我对岛先生作品中的悲鸣之街,凌晨三点半告白和伦敦雨天(我不知道原作名字,姑打上我有涉抄袭的问文的名字)进行了超过底线的借鉴,当初借鉴的时候并不知道出处,随意接受同学的建议随意进行文字添加,现在知道了自己的错误,遂向原作者郑重道歉!但因我不知道原作是谁,希望原作能原谅我的错误,并给我一个机会。
我明白这是可以界定为抄袭的事情,现已删除原文,同时也希望原作者的谅解并向你们道歉。但因我不知道原作者是哪位,希望能代我向她/他传递歉意。
在此我非常抱歉!故直接艾特岛先生官方。
@岛先生 

评论
热度(92)
  1. 罗宾特先生-乌河之众 转载了此文字
    不要讓業界的風氣污染了尚還純潔的淨土
  2. -RINNE背着一只猫-乌河之众 转载了此文字
    帮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