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神田] 春のかたみ(1)

好久不写了,写了就发吧。如果看了想和我聊天其实我会很高兴,真的(。)


1.

田崎遇见神永的那天早上下了雨,空气中有湿润土壤和草地的气味,他骑车穿过僻静的小路,看柔和的阳光洒在片片积水上,心念一动,绕到河边去看那绵延的樱花树。细小的花苞还未开放就被雨水打落,粉嫩泛白散落在河堤上,不远处立着一个字迹早已消退的的木牌。过马路时吹过一阵风,田崎被河面反射的光线晃了眼,不禁抬起手,在光影交错间看到神永站在马路对面一棵树下。

当时神永穿着一身漆黑的立领制服,头上还斜扣着一顶制服帽,挎一个白色单肩包,看起来和田崎一般高,后来田崎每次见到他也都是同一副样子。他双手插兜倚在树干上,仰着头不知道在看哪里,身边倒着一辆老式自行车。两人目光相接时神永看了他一会儿,随后绽开笑容向田崎挥手,示意他过去,田崎这才穿过了马路。走近后田崎看清了他的制服款式和自己并不相同,显得很复古,头上戴的是顶白线帽。

田崎没见过这个学生。他们寒暄了几句,随口就问了对方的名字。神永方问他这么早过来赏花还是喂鸟,田崎叹了口气说倒是想喂鸟,可惜今天河堤上尤其冷清,连片羽毛都没见到,本以为上学前可以有点消遣。

“那还是快点去学校比较好。”神永笑道。“一起走吧,你学校在哪边?”

“下一个路口往东再过两条马路就到了,你呢?”

“好巧啊,顺路的嘛!”神永弯腰扶起地上的单车,随手把帽子挂在了把手上。河边小路有些偏僻,他们沿着河堤骑行一段时间才来到路口,神永停下来四处看了看车,才和田崎一起过了马路。随后不久他们到了人多的大路上,神永跟在他后面。等红灯的时候田崎想问他是哪所学校的,但神永凑过来来先开了口,问他多大了,是二年级还是三年级。

“你是一年级!刚入学?完全没看出来啊……那还是我比较大,我马上就十七了。”他说得好像很神气。

“你才是完全看不出来吧,再过个一两年就构成年龄欺诈了。”

神永笑嘻嘻。“我倒是经常被这么说。啊,到了。”

田崎念的是所小私立,靠着市区门面没多大,校名挂在教学楼门口很不起眼,教学楼也是老房翻成新的,躲在两排小树和花丛后面,倒是很有学院气息,看不出里面的洞天。

“是所老学校了呢。”神永感叹。

“但口碑挺好的,而且听说几年前才翻过新,外面不显眼罢了。”

“那我就送到这了,小少爷以后上学路上自己走可要小心点。”

田崎皱了下眉头,张嘴反驳,忽然想起自己确实在路中间发了下呆,那缘由说不出,只好改口。“那你呢?一个人在河边闲晃,我还以为是心事重重的问题少年。”

“哈哈哈,哪要我这么助人为乐的问题少年啊?”神永笑咪咪地把帽子扣回头上,帽檐下一双眼睛狡黠地看着他,他的眼睛颜色浅,来时在阳光下像是透亮的淡棕色,此时又像冷灰色,搞得田崎看着他眼里折射的光又是一个愣神,被神永催促着往校门里面赶。

田崎心下始终有些奇怪,往前走了几步想起还没问他到底在哪里上学,回过头时却只剩下路上行人车辆穿行,没再见到神永的影子,倒像是印证了他奇妙的猜想。


之后这一天的课上田崎玩牌的手似乎就没停过,一个老师看不下去叫他答了个问题,奈何这些实在为难不了他,权当只是提个醒。田崎收敛起来,左手记笔记,右手就在桌子下面翻弄着鬼牌。他时不时往窗外看,倒是见到了几只扑棱的鸽子,上课时间教学楼外也没有什么人影。他先是怀疑自己做了个梦,但无从考证,上学高峰期确实瞬间融入人群也不算困难,任他细心捕捉也没再楼道里或者别人背上见到什么灵异现象,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他收拾书包,扑克牌装进盒子里一张没少,课本在抽屉里,文具项目齐全,取自行车还检查了一遍轴承和刹车,性能良好,无需保修。田崎难得迷信了一把,神永叫他小心,那此时他也只能小心注意来往的车辆了,却也没这个机会。他推着单车到校门口时又看见了神永,单脚撑地趴在那辆老单车上,注意到田崎时笑着向他摆摆手。

田崎看看四周,不少学生还是一如往常地走出校门,也看不出是没注意到神永,还是并不认识。出口只有一个,田崎走了过去。

神永歪头,似笑非笑地问他是不是怕了。田崎头也不回地走出校门,说要是别人看不见你我不会显得很奇怪吧?神永又笑了两声,推车跟上他。

“你好像真的不怕啊?小少爷戒心这么低可不好。”

“上午的时候你叫我路上小心,是要小心你吗?”

“田崎你太过分了,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小心翼翼地把你送到学校还来接你了诶?”神永一副难以置信的腔调,追到田崎身边低下头看着他,像是观察他的表情,自己倒是一脸小狗似的委屈,两眼圆圆水汪汪。田崎不感冒,却又一心软。

“说是来接我,你知道我家在哪吗?”

“不知道。”

“……”

“跟着你回去不就知道了嘛!”

“我不想带你回去的。”田崎叹了口气。

“已经无意中让我知道了学校在哪里,想至少把家藏着?其实我不用问也知道你在哪里上学,这一带的制服我还是挺熟的。”神永和他一起在红灯前停下来。“至于你家在哪,我倒也不是很有兴趣,你担心的话不如就像早上那样原路返回吧,我到河边就不送了。”

“那边人挺少的,我怎么放心和你去?”

“你有没有朋友啊?叫几个去赏花嘛。”

“……其实你非要跟着我也甩不掉吧,寺庙的护身符对你有用吗?”

神永立刻朝旁边跑了两步。“你别开玩笑啊!”

“真的有用啊?”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神永一本正经。“我看你今天印堂发黑,护身符恐怕没什么用了,趁早再去求一个吧。”

“所以我就遇见你了?”田崎有些无语,“寺庙挺远的……最近没空啊。”

“一年级就这么忙?学习很难吗?”

“不……不过家里已经在给我计划升学的事了。”

“那压力可真是够呛的。”

“你那个时候也是这样吗?”

神永难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死的时候马上就十七了。那时我刚上二年级。”

田崎意识到失言,随即道歉,神永却是摆摆手。“我随口说说,其实我家里从来不管我,管我也没听过,对你没什么参考价值。还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这次田崎沉默了,放学高峰路上人多,两个人推着车慢慢走,神永此时也不抢着说话了,兴致勃勃地看着街边的商店路上的小贩,橙黄的暮色沉下来,田崎偶尔瞥到神永的脸,觉得他熠熠生辉。尤其是在看到西点店的时候。他看神永去了,神永回过头一看要过马路,又开始提醒田崎别走神,好像他在蹒跚学步。

“你是担心我被车撞到?”他问道。

“你觉得河边那个木牌是为什么立在那里的?”

田崎倒是没怎么注意过那个牌子。“你的?”

“这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成鬼以后就立在那了,可能是我的,也可能是还有哪个倒霉蛋死在那了。”

田崎犹豫了一下,问神永知不知道他说话总像在吹牛。神永好像听了个笑话,说他爱信不信。田崎也无奈。

“那是不是在那里出车祸的人都会遇见你?”

神永没有答。

田崎还是和他走到了河边。说是人少,但还是有些青少年在河边的樱花树下结伴而行,没有人注意田崎。他听神永的,走在内侧的人行道上,身边是围栏围住的草丛,马路、合水、和樱花树都在神永的对面。此时夕阳下沉,他的影子在水泥路上拉得很长很长,而他瞥了一眼身边的神永,此时不是在树影底下,果然是一道影子也没有。

“你也是奇怪,一般人撞鬼都吓得要死,你这么冷静和我散步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一开始是没看出来,以前又没遇见过,目前还什么坏事都没发生,你看起来也没有多凶神恶煞。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看见你,搞不明白就跑说不定还容易出事。”

“比起害怕还是好奇更多,你这种人啊——”神永笑了笑。“我倒不是第一次见了。”

“很奇怪吗?”

“不会啊,冷静是好事。”

田崎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问:“所以为什么我今天会见到你,你又非要跟着我?”

“哎好吧好吧,不告诉你怕你是晚上都睡不着觉。这事也没什么科学的解释,估计我在这飘着确实不太吉利,以前也有注意到我的人,但很快就死了,不是我有意害他们,车祸死的。那个路口偏僻,拐角视野又不好,车祸本来就不少。我今天看到你偏偏就在马路中央发呆,还长得这么好看,出事也太可惜了,所以干脆送你到学校再把你接回来,就是这样而已。”

“那你明天就不来了?”

“来啊。我好久没和人说话了,而且你这么可爱,看不到我我还想看你呢!”神永眯着眼睛一笑,田崎就觉得他开始胡说八道了。

神永说话算话,到了路口果然没再送,推着单车过了马路,在树下坐了下来,挥手和田崎告别。但告别前,还是嘱咐田崎有空去求个新的护身符。


评论(2)
热度(20)
© 乌河之众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