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人聊天!提问题也行啊,又问必答呗。

没有强烈的创作欲,又羡慕别人作品丰富有趣,想和人交流,又否定自己说的话,寄生在熟人和习惯上,卖技能,不卖艺术。最终接受一个平静,不贫乏,也不有趣的现实,习惯后生活一如既往。如果说人总想要自己没有的人的东西我就是想要多一点冲动和激情。

(破门而入)

有没有人聊天哇!

(没人)

夭寿了,小号的粉丝都比我大号多了(滑稽)

分享一个英国农业与园艺发展委员会写的苏格兰视角退欧农业格局报告

[英伦]友谊天长地久

《岛》二的稿子改了标题,本来也想改小北的名字,想想还是老文,算了。

写不出东西想删号,想起发图的是小号要删一起删了,还是自挂吧,哎……


1

十二月的冷风夹着细碎的雪花呼啸着穿过码头上流动的人群,这让人不禁想要把脸再往大衣立起来的领子里缩一缩,看着自己轻轻的呼吸在空气中化作一团飘忽的淡淡的水雾。在时不时落下的几声鸟鸣里能看到提着行李箱的人三三两两地相互拥抱,或是告别,或是重逢。即将到来的节日像看不见的星星在空中闪闪发亮,光线落在人们的背影和面孔上。

一片雪花落在诺斯的鼻尖,让他忍不住皱了皱鼻子,伸出手去摸被风吹得泛红的鼻头。四下张望了好一会儿他依然没看见一副熟悉的面孔,而抬起头看码头...

[英伦家族]最黑暗的时辰

13年给既以吻封缄的稿子,不列颠空战国拟苏+英兄弟向,全文书信体。

其实我以前是写文的来着(……)这阵子陆续发几篇旧稿。

原文里苏哥的名字统一为岛设斯科特·柯克兰,发这改成了私设詹姆斯·柯克兰。

———————


1.

亲爱的亚瑟·柯克兰先生

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到了比京山,从爱丁堡寄来了你的信。你都不知道我已经离开爱丁堡了吧?那是当然,我没告诉你。我之前在多佛,来到指挥所也就是最近几天。

我真他妈的佩服你,英格兰先生。你能感觉到海岸上的人流,我知道你能,但你真应该看看。你该看看,海对面现在就冒着烟,这里看得一清二楚,还有船。你这...

新的一年,想画画,想挣钱,想好好睡个觉。合掌。

© 乌河之众 | Powered by LOFTER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