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很可惜找不到一年级的威尔士中世纪文学笔记了,现在都快忘得差不多了以后或许也没机会再学了。

圣安日没给苏哥过生日。

但是我和朋友出去喝酒了呀!同乐同乐!

我发不出声音,写不了文,尤其写不了直率的人,更写不了情感,此时自觉思考深度有哲学,张嘴其实只是空洞,恶心至极,没有感情,不像个人。于是不断扼杀,终于杀成了个哑巴。我写不了文。

https://www.euppublishing.com/doi/pdfplus/10.3366/scot.2010.0016


一篇挺有意思的书评,就三页。基本上是借书的内容简单讲了撒切尔在苏格兰的失败原因,在打消撒对苏格兰恶意忽视的舆论后比较缓和冷静地简述了理解的鸿沟,还提及了一点次贷危机的反思。


给撒厨预警:小姐还是被含蓄地黑了一把:)

[英伦]林中花

四年多快五年前的老文补档,后来收录在岛三里。苏哥的名字按习惯改成了我爱用的詹姆斯,小北的名字因为是岛三出完了才重新拟定的私设,这里就不改了。总之谢谢各位看官喜欢英伦,希望大家继续喜欢下去。

自觉无法创作不必勉强凑热闹,最后一篇老货,以后没了。

-----

[英伦]林中花


那么,让我们祈祷,但愿那一天会到来。


0.

“这是个不可抗的过程,从三年期我们脚下的版块进入活跃期就已经注定。暂且不论频繁地震带来的麻烦——还有海啸——这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等到那一天只是个时间问题,而恐怕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最好的情况也不过是我们把人们转移到别处——”

亚瑟以他特有的起伏却又冷峻的伦敦腔...

没人和我聊小岛聊JG我这个号要来干啥用,哇地哭出来。

分享一个英国农业与园艺发展委员会写的苏格兰视角退欧农业格局报告

[英伦]友谊天长地久

《岛》二的稿子改了标题,本来也想改小北的名字,想想还是老文,算了。

写不出东西想删号,想起发图的是小号要删一起删了,还是自挂吧,哎……


1

十二月的冷风夹着细碎的雪花呼啸着穿过码头上流动的人群,这让人不禁想要把脸再往大衣立起来的领子里缩一缩,看着自己轻轻的呼吸在空气中化作一团飘忽的淡淡的水雾。在时不时落下的几声鸟鸣里能看到提着行李箱的人三三两两地相互拥抱,或是告别,或是重逢。即将到来的节日像看不见的星星在空中闪闪发亮,光线落在人们的背影和面孔上。

一片雪花落在诺斯的鼻尖,让他忍不住皱了皱鼻子,伸出手去摸被风吹得泛红的鼻头。四下张望了好一会儿他依然没看见一副熟悉的面孔,而抬起头看码头...

[英伦家族]最黑暗的时辰

13年给既以吻封缄的稿子,不列颠空战国拟苏+英兄弟向,全文书信体。

其实我以前是写文的来着(……)这阵子陆续发几篇旧稿。

原文里苏哥的名字统一为岛设斯科特·柯克兰,发这改成了私设詹姆斯·柯克兰。

———————


1.

亲爱的亚瑟·柯克兰先生

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到了比京山,从爱丁堡寄来了你的信。你都不知道我已经离开爱丁堡了吧?那是当然,我没告诉你。我之前在多佛,来到指挥所也就是最近几天。

我真他妈的佩服你,英格兰先生。你能感觉到海岸上的人流,我知道你能,但你真应该看看。你该看看,海对面现在就冒着烟,这里看得一清二楚,还有船。你这...

© 乌河之众 | Powered by LOFTER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