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那天清早刚下过雨,空气里有潮湿土壤的气味。田崎出门时天空已经放晴,淡淡的阳光洒在地面的积水上。他起得比往常早,骑车穿过僻静的小路,看时间还充裕,就绕到河边看那些错落的樱花树,准备喂鸽子。河堤上散落着粉嫩泛白的花瓣,偶尔有几只麻雀落在树梢,河面晶莹发亮。在光影斑驳间他看到那个少年双手插兜倚着树干,身旁躺着一辆古旧的自行车。

他看起来和田崎一般高,穿一身漆黑的立领制服,头上还斜扣着顶帽子,仰着头不知道在看哪里。田崎推车穿过马路,对方扭过头看他,田崎才发现那歪歪斜斜的是顶白线帽,帽檐下则是一双明亮闪烁的眼睛。

“很少见的制服呢,”田崎说道。“难道是cosplay?”

对方眨眨眼睛,随后咧嘴一笑...

啊——想要清新爽朗的自杀方法(?)

声明

我是《音乐》和《雨天》的作者,现在圈名叫鸦淋,岛一的时候叫七君,但请不要像以前的熟人一样叫我以前的名字。我说过等本子完售了会公开文稿,现在本子还在卖,自己都没发过的文倒是被你抄去了。如果把调色盘拿出来的话就等于几乎公开全文,所以你这样让我很困扰。《悲鸣之街》原本是英伦家族历史向的文被你硬是写成了和史实都完全对不上号的米英,岂不是让人很难过?

再说说为什么你的声明会让我和其他人看了以后更加生气,主要是为什么我们不相信你。

首先布景已经写了,标题本身已经很相似了,姑且说这是个巧合。《伦敦雨》的第一句话和《雨天》一字不差,姑且说这是学姐告诉你的。《Old Memory》基本是《悲鸣》的复制粘贴,...

© 乌河之众 | Powered by LOFTER